返回列表 發帖

从《西游记》看江淮俗语区的划分---淮海、淮扬、盐阜

略经修改,作者蔡铁鹰

三、吴承恩作者身份的重要证据之一:方言


  要证明吴承恩是《西游记》作者,除了辨析史料以外,还有更可靠的方法,即找出《西游记》与吴承恩的联系。这方面有不少切入点,如陈光蕊故事——产生于海州(今连云港,旧属难安府),广泛流传于淮海一带;无支祁——淮水水怪,普遍被认为与孙悟空有关,在淮安一带流传最广;泗州大圣、小张太子——与难安有关的传说人物……,但我认为最重要的证据还应来自两点:一是方言,二是吴承恩的荆府纪善之任,这里先谈方言,一并回答言否者的第四个疑问。
  1.《西游记》作者所操方言的进一步限定:淮安土语。
  一些论者据《西游记》所得出的“江淮方言”的概念,对于确定《西游记》的作者来说,还显得太宽泛,必须将其中的方言词确定到土语的区域内。
  据本人调查,淮安恰恰处在江淮方言中淮扬土语、淮海土语、盐阜土语的交汇处,这就为我们根据等语线原理来确定《西游记》方言的所属土语区提供了可能性。等语线是语言学上的术语,它采用在方言地图上将具有某种同一方言特征的地方连接成线的方式,直观地表示某种方言特征的分布境界。如果我们将几个分属不同土语区的特定方言词的分布境界标出,证明只有淮安人才可能同时使用这些特定的方言词,那结论不就很清楚了吗?
  A

这是一位真正的语言学家研究的成果(其中大量的统计数字和音韵对比的表格被我省略了),我觉得每个准备参加《西游记》作者讨论的人,尤其准备在方言方面发言的人,最好都把这篇文章读一读。把“吴承恩”三个字暂且放在一边不谈,在确定《西游记》的方言韵类性质方面。我觉得已经做到了铁证无疑的程度。
关于文中提到的淮海话,这里需要说明一下:
江淮地区的方言古称下江官话,现在在方言学上叫作江淮次方言,大致包括江苏、安徽两省的大部分地区(两省的最南部地区属吴方言,最北部地区属北方话),其中受南方吴方言影响较多的又被叫做江淮次方言南区,受北方话影响较多的被叫做江淮次方言北区;江淮次方言北区通常指就是江苏中部、北部的扬州、盐城、连云港、淮阴几个市的地区。我觉得这也是语言学上的常识,1997年在山西太原参加“西游记文化研讨会”,山西师大几位研究语言学的老师一听我说话,就立即辨出我说的是下江官话,应是江苏苏北人,原因就是他们懂得江淮次方言的韵类特点。
江淮次方言北区再细分下去,又分为淮扬(淮阴市区以南,淮安及扬州市)、盐阜(淮阴东南及盐城市)、淮海(淮阴的大部及连云港市)几个土语。一般外地人便觉得很难区别出这几个土语方面的差别,但差别还是存在的,下面我们就试着利用其中的差别进一步论证吴承恩就是《西游记》的作者。
 
  
1、《西游记》基本方言色彩的辨别   

有人发现《西游记》中有一些吴方言,因而判断《西游记》的作者可能是吴语区人。章培恒先生称为此对《西游记》中的十个方言词作过考证。
百回本中确有一些吴方言词,如章先生提到的“落下”。除此而外,还一次出现过“格”,数次出现“家(价)”的词尾,两次出现过“伊”,这些都是比较典型的吴方言词。(另外提到的十条倒不一定是,如“安”。清末民初修成的《曹甸志.方言》即有“置物为安”一条,曹甸镇,旧属淮安,现属宝应县)。
但这种情况并不奇怪,其—,淮安自吴,越修邗沟始就一直是交通要道,运河沟通后,尤其如此。天启《淮安府志》记“淮总南北之会,杂江,浙、山,陕、徽、吴以居,至长子孙,俗尚亦有不尽然”。这里所说的“俗尚”,当然包括方言。外地商人中,主要经营绸布业的浙江、江南人不仅势力很大,且由于运河的关系,又都集中在河下镇上,有大布店多处,经营绸布批发业务等⑤。吴承恩是河下人,家中又多年做丝线、彩带、花边生意,和经营丝绸的江南客商接触是很多的。其二,江淮次方言本来就有北方方言向吴方言过渡的性质,不少词汇如“亮月”  “雷堆”等都是共有的。其三,宋,元至明之间崇江南向江北有过大的迁徒,移民多来有吴方言区。据地方方志和族谱等有关资料记载,元末江淮一带是元、明相争的重要战场,政局未定,这里已是赤地千里,荒无人烟。明太祖朱元璋得天下后,从江南大规模的向江淮间移进居民,而淮安的居民大都来自苏州。直至今日,乡贤耆老依稀仍记得自己的祖先来自苏州阊门。吴承恩的好友,嘉靖间状元沈坤,其家族的有关墓文就清楚的记载来之苏州。明初大迁移距吴承恩时代不过百多年,而导致当地语言中有点吴方言有何奇怪?其四,吴承恩本人曾频繁往来于大江南北,和江南名士徐中行(长兴人)、何良俊(华亭人)、文家父子(长洲人)等均有密切往来。特别是有过浙江长兴任职的经历。由于这些情况,百回本中出现一些吴方言词或其它方言词都是可能的。
问题不在于找出百回本中有哪种方言词,否则很广泛的区域内的同志都可以找出几个本地使用的方言词作为肯定或否定的依据。关键在于判断百回本的基本方言色彩。说穿了,就是解决方言词的量的问题。量的积累是质的最关键的因素。鉴别方言词的工作已有不少同志做了,其中还有几位是专门研究语言的,找出江淮次方言词已逾几百条且都可以在淮安的日常口语中找到例证。其它方言区域或许能够占有其中一部分,但绝不可能占有全部。这就印证了“他方人读之不尽然”的说法。而吴方言词不仅在书中出现甚少,且最常用的一些基本词汇如表人称的阿拉,我伲(我)、侬(你);表时间的旧年(去年)、开年(明年),今朝(今天),明朝(明天)、辰光(时间);表亲属的爹爹(父亲)等都没有出现。清代不少吴语区学者如桐乡人陆以恬等对吴、阮、丁的“又多淮郡方言”亦表同意并照转照录。
这就是百回本《西游记》的基本方言色彩。相信有过在江淮次方言区生活经历的同志都不会有何异议。   
顺便提一句,很多研究者研究方言均以人民文学出版社的黄肃秋注释为据。其实黄先生是北方人也不甚通晓淮安方言,其语言方面的注释在淮安人看来不仅注释错误很多,且在文意上也有不通。数年前的《淮阴师专学报》上多有文章,可参看。
 

TOP

問一下飛鳥,你覺得淮安和連雲港的方言互通率大概能有多少呢?在我感覺,在連雲港的淮安人都能毫不費力地用淮安方言和連雲港人交流,連雲港人也能聼懂。
在連雲港經常遇到的現象,就是一個海州人,一個贛榆人,一個漣水人在一起用各自的方言交談
呸!

TOP

吳承恩是淮安人已經是無可置疑的了,他又在海州和板浦居住過,西遊記當中花果山的原形肯定取自連雲港無疑
呸!

TOP

初次相会,淮安人能听懂连云港70%左右,连云港能听懂30%不到吧。
时间长了,两者用方言交流没有问题。

TOP

吴承恩在板浦住过么?

TOP

呸!

TOP

Originally posted by 飞鸟寻鱼 at 2005-7-1 21:14:
初次相会,淮安人能听懂连云港70%左右,连云港能听懂30%不到吧。
时间长了,两者用方言交流没有问题。


楚州区话与连云港话的互通性要更差一些。
结构池西廊,疏理池东树。此意人不知,欲为待月处。

TOP

江淮次方言北区通常指就是江苏中部、北部的扬州、盐城、连云港、淮阴几个市的地区。我觉得这也是语言学上的常识



。。。。。。。。。。。。。。。。。。。。。。。。。。

TOP

Originally posted by 淮上四农 at 2005-9-8 21:25:


楚州区话与连云港话的互通性要更差一些。

是的,记得2年前,我有海州的亲戚去淮安平桥一带进货,他完全听不懂老淮安方言,说象鸟语一般,还是我和爸爸当的翻译。

[ Last edited by 飞鸟寻鱼 on 2005-9-9 at 20:06 ]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