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转贴:汉语的杀手

作者:龙泽 提交日期:2006-1-26 11:15:00     
汉语的杀手不是全球化时代的英语,而且也不会是英语。真正的汉语杀手是国人的使用不当,最终使汉语的要求降低,从而让它在不知不觉中退化。古老的中文在默默中流泪。
  
  汉语白话文虽然在中国只走过了不到一个世纪的历程,只是漫漫长河的短暂瞬间,可以忽略不记的。但毫无疑问,汉语也已经“曾经沧海”了,再也“难为”古文了。因为作为一种交流工具,汉语的首要任务是传达思想,让语言的接受者能够清楚、准确、相对容易的掌握传播者的意图,这也是现代汉语优于古文的所在。对应的,语言的表达首先应该达到清楚、准确和流畅。然而现实的情况却使人难以容易的或流畅的掌握某些作者的意图,有时是明知作者的意图,但是通过他的文字却使人陷入了泥潭,越来越不知所云。
  
  这种情况在看书的时候经常遇见。从一些专家教授的著作到时下的畅销小说,从权威的名著到“深奥”的专业书籍,在阅读时难免让人受阻于推敲文字,难免让人发现行文不当之处。或是由于文法上细微的疏忽,或是语言表述上的罗嗦。
  就文法的错误来说,归纳了以下几点:
  
  (一)、副词使用不当。(多见于文学类著作)
  如“大体上部分地是……”这类句子。
  “……以及那颗忧国忧民的善良的心灵。” (某名家荒唐的语言)
  “有几天夜间看不到狼,傻根会感到寂寞。”(此书语言很蹩脚,很烂,读下去是一件艰难的事。真不知道捧它的人的语言水平是小学几年级的)
  
  
  (二)、作者胡乱搭配遮人耳目。(多见于学术类和评论类著作)
  如:“在时间跨度上,……虽说不足半个世纪,但是它恰是中国社会翻天覆地的变革时代,辛亥革命、袁世凯称帝、张勋复辟、北洋军阀执政、日军侵华与抗战、……”(某名家给别人写的序言,实在是在献丑。)
  
  (三)、重心(中心)词语体现不足或有误。由于作者使用的句子结构过长,往往顾此失彼,使整个句子失去重心。
  通常的情况是:读者可以感受到作者的意思,然而从文字里面却看到的是别的词汇被强调了。这是很隐藏的失误。(多见于学术类和专业性很强的著作,文学类著作亦有)
   如:“因为史大林先生们的苏维埃俄罗斯社会主义共和国联邦在世界上的任何方面的成功,不就说明了托洛斯基先生的被逐,飘泊,潦倒,以致‘不得不’用敌人金钱的晚景的可怜么?”(某大师的蹩脚文字)
  “目前,我国新闻传播媒介大多以事业机构采用企业化经营的方式参与着市场活动,它们的信息产品不但满足着国内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建设的需要,而且力争在国际市场上占有一席地位。”(明显的弱小民族心理下的烂文字,这样的作者还要称作学界专家,学术何辜啊!专家何辜啊!)
  
  
  (四)、助词使用不当,连词逻辑性差。(多见于专业著作)
  前者往往在一句话中不恰当的出现不必要的“的”、“地”,如果遇上了长句子,将是对读者肺活量的考验。后者直接影响读者的阅读理解速度,虽然对领会作者意图来说没有多大影响。
  语言需要简洁是不言自明的道理,书面文字不能因为是以文字形式传播就忽视它的韵味。至少应该与常人的呼吸节奏及心脏频率保持某种程度的和谐,使读者能够流畅的阅读下去。这样的中文才是比较好的中文。
  
  (五)、语言松散,结构性差,读起来并不十分有力。这类文字只有拿来与英语相比,才能体现其文字多么“自由”而没有约束。
  
  笔者前段时间仔细看了一本国内的专业著作,作者堪称“学界权威”,专业知识无疑是十分丰富的,对国内外的研究情况很有了解。然而文字却很令人费解,长句太多,而且不很规范,或许是为了显示作者雄厚的专家功底,然而把它写的让人容易理解一些、避免不必要的艰涩,应该不会是坏事吧。
  
  如“但是,在集合行为特别是高密度聚集的人群中的模仿与作为学习过程的模仿是完全不同的。”这样罗嗦的句子不知道这位作者专家是怎么写出来的。
  “他从铁门前站起来,走到行人道上,举起头看天空,天色灰黑,像一块褪色的黑布,除了对面高耸的大楼外,他什么也看不见。他呆在这里把头抬了好一会儿,他并没有专心听什么,也没有专心看什么,他这样做好像只是为了消磨时间。他的身子忽然微微抖了一下,这时他才埋下他的头,他痛苦得吐了一口气,他低声对自己说,我不能再这样做。”(不怎么样的文字)
  
  
  (六)、无实质意义的词语太多。
  这类文字的作者似乎很是谨慎,充分体现了科学研究的严谨态度。可是读者从这些文字表达中却领略到了“谨慎过头”的滋味,因为到处是“可以说……”,“应该说……”,“基本上……”,“我国的台湾省……”(罗嗦!)。因为在英语里我们很少看到作者以这种没自信的语气说话的。
  另一方面,作为作者观点、思想的研究成果的文字表述,至少应该体现出作者对自己思维成果的信心。在思想付诸文字之前,作者一定是做了深思熟虑的,是有点把握的,那么就自信点吧,理直气壮点吧。别再扭扭捏捏了。别再让读者像“摸着石头过河”一样阅读了。
  
  (七)、延续性动词与非延续性动词的混乱使用。
  这类失误也是很常见的。如“从1865年起,他开始移居纽约。”
  
  (八)、动作动词与结果动词的混乱。如“做”和“做出”的区别。
  “透视功能,就是站在全局的高度和时代的高度对经济现象的因果关系和发展前景做正确的分析和判断。”(某教授的文字)此段文字的问题很多,罗嗦,这里作者既然是给定义,那么“正确”也用的不对。
  
  (九)、动词使用不妥当。这累文字让人阅读起来感觉很不舒服。
  如:“事件发生后,西方新闻界受到公众舆论的强烈抨击。”(某专家的文字)
  “1768年英国政府又向北美殖民地增派军队加强统治,使殖民地人民与英军矛盾更加激化。” (某学究的中文)
  
  (十)、文字乏味无聊不知所云类。、常见于一些文学类著作。
  如:“”
  “每天早晨天刚亮,我们就起床。窗前远远地立着一座高山。那上面稀疏的长了一些树木。这山,看样子是有些险峻的,但它并不曾给我们遮了阳光,反而看见阳光那样灿烂地照耀在它上面,我们就起了活拨、愉快、喜悦的感觉。”(某位文学大师的烂中文之一斑)
  
  “那天晚上的月亮如同白天的太阳一样地明亮。他们走在油菜田里,灿烂的油菜花簇拥着他们。夜晚的油菜花笔白天更香更诱人。他说:这油菜花真香。”(齐法海《无处牵手》)
  
  这简直是无聊透顶的中文,真不知作者怎么想的出来,竟然还出版了,真为汉语悲哀!
  
  “那天我在房间里研究新的广告创意,我妈打电话来了,嘘寒问暖的,我也在想还是物以稀为贵,没见着我我妈也怪想我的。于是有点自我感觉良好了,谈着谈着话就往高了处说,我想也没想就说,妈,您也挺想我的吧,要不我搬回来。”
  (新生代“偶像”作家的小学水平文字,参见《梦里花落知多少》,这本书的畅销简直是“文坛”怪事,这本书的读者的欣赏水平下降到了未成年人的水平了,或许中国已经濒临文化沙漠边缘了。)
  
  
  (十一)、翻译的外文著作版本越来越多。对照一下发现各自的语言差别很大,但好的只能有一种。外文诗歌是绝对可以翻译的,关键是翻译者的水平如何了,请看:《战地钟声》的开场诗,有好多翻译版本,最好的只有一种。其余的只能是译者在真的献丑。
  
  
  No man is an island

“说中文”,
这样的动宾搭配,叫人心烦。
ng-lai-xien-hua-lnen

TOP

说得好~~~~~~~~~~~~~~
言以為文

TOP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