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發帖

如果你是合肥人(zt)

2006-07-25 20:38:46   作者: 特穆尔 (北京)  

  如果你是合肥人,在外地,介绍自己时,多半先说合肥,而后提到安徽。
  安徽人南和北的特性差别太大,合肥在中间,你无所适从靠拢哪边,只好说,我是合肥人。
  
  如果你是合肥市人,你应该有一口流利的普通话。你的合肥方言,大有可能是上大学时,特意学着说;正如你的乡土意识,直到那时才萌发。
  
  如果你是合肥人,走到天涯海角,身边若有陌生人手舞足蹈夸赞某件事的神奇性时说“化得了”,故作潇洒时,哼一声“好大事”;你于人群中,马上发现他,继而确认这是个合肥人。
  
  如果你是合肥人,你将发现,世界是这么的小,而合肥更小。
  你认出了同乡,他只要给你个支点——家住哪边?哪所中学就读过,曾经在哪里工作。你的脑子飞快的转啊转,不出几分钟,就能判断他和你的哪拨朋友沾点边,顺着边,再把脑子转一转,不一会你们就能找到共同认识的人。
  
  以前在论坛,我和某合肥mm聊,几句话,就发现,我曾经工作单位的领导是她哥哥的老师。在人大读书时,一群陌生的老乡吃饭,我随口问起某男生家住哪一片,是附近哪个单位的子弟,而后在脑子里给他定个座标,搜搜搜,想起某个朋友也在那单位——于是乎,中间横着一个熟人,大家好生欢喜。
  
  这就是合肥,城市小,生活气息浓厚,合肥人盘根错节的发生联系,合肥人又愿意编排各自的联系。据说,世界上每两个陌生人,中间通过七个人都能发生联系。我的朋友总结道,合肥人,碰到一个同乡,至多通过三四个人,彼此就能拉上关系。
  
  在这个城市,你若做事,各行各业很容易找到熟人。你的家人、你的同学,你的邻居或你家人的同学、你邻居的家人、你同学的邻居,他们零星分布在城市的各个角落,分而似沙,合而成为密密麻麻的触角盘绕着整个合肥。
  
  在这个城市,你若和初恋情人失散多年,那果真是你们没有缘分。因为你逛街时,常会碰到人生不同阶段的N个熟人,也许你们之间根本不打招呼,可你还是认识他。
  
  你若相亲,和本地男或本地女,你会发觉异常有安全感。
  哪怕两家从来没有关系,只要这个人是合肥土著,挖地三尺也能找到和他家、他单位、他曾经学校相熟的同志,恐怕他的档案你都有缘得看--这是我一位朋友真实的经历。
  而我另一个同学在上海工作,一度,别人给她介绍男朋友,早知道是老乡。等坐下来,我这朋友顺藤摸瓜,一路追问对方的简历,最后发现居然是校友,都曾在四十八中旧楼的走廊上跑跳着经过疯疯癫癫的少年时代。
  
  在合肥,我们这一代,往外跑的人不少,这似乎和我们的教育有关。
  我们这一代的父母几乎没有双方都是合肥人的,他们或是外省知青,或是安徽其他地方来到合肥的第一代迁移者,所以我们对故土难离的情结也就淡漠些——这并不是说我不爱合肥。而合肥虽是省会,但静不如南京,闹不如上海,繁华不能与深圳广州相提并论,大气不足以和北京一较高低;这些城市是合肥长期以来努力的方向,也就成为合肥这个平台长大的孩子,愿意去发展的地方。
  
  现在在合肥,年轻人大多来自安徽其他地方,他们在这个城市学习、生活、工作,他们有他们的合肥,而我们有我们的。
  
  我们的合肥是大蜀山上红旗飘,东埠水库浪打浪,走好久的路,只为一场野餐;
  我们的合肥是环城公园里学骑自行车;包河的柳堤下,学抽的第一根烟。
  
  我们的合肥是挥汗如雨的夏天,拥挤的2路车和4中的考场。
  是“纪念日”的仿皮包,百货大楼的连衣裙。
  上天桥时,妈妈每一次的叮嘱:“看好钱包。”
  
  我们的合肥是湿漉漉的桐城路,是哪里都有树的绿色明珠。
  是和平广场前,夏天的夜晚一起跳三十六步;是整点敲钟伴随音乐的电讯大楼。
  
  如果你是合肥人,你该清楚李鸿章府修的有多假;中学时代黑社会曾是“九龙一凤”的天下;
  如果你是合肥人,和我差不多大,你也许这些天踩着漫过脚的水花,会想起91年大水,我们在校园里怎样无知的玩耍。
  如果你是合肥人,我们说着同样的话长大,那些“化得了”“好大事”,后来越说越习惯的“真得味”,便是我们的密码。
  
  如果你是合肥人,就算和我没说过话,我仍相信,我们七拐八绕的认识;那城市太小,象有太多七大姑八大姨的家。
  
  如果你是合肥人,如我,北漂或是别的什么地方漂;你会和我一样,在这样的雨夜想想它。


坚决推翻淮西南 淮黄孝 伪命题 为推动中江官话大一统而奋斗
中江官话:新县 麻城 罗田 英山 浠水 武穴 黄梅 阳新 九江 湖口 彭泽 宿松 望江 太湖 潜山 怀宁 桐城 安庆 枞阳 东至 池洲

可悲和可叹,变态的合肥移民和政府!
坚决推翻淮西南 淮黄孝 伪命题 为推动中江官话大一统而奋斗
中江官话:新县 麻城 罗田 英山 浠水 武穴 黄梅 阳新 九江 湖口 彭泽 宿松 望江 太湖 潜山 怀宁 桐城 安庆 枞阳 东至 池洲

TOP

哪有那么夸张哦.怎么也不会到了大学才学着说合肥话,那是扯淡.极少数人不代表全部.写这篇文章的是女的吧,看得出来.

TOP

作者: 特穆尔 (北京) 

而且是个鞑子,或者是更可怕的哈鞑子

母哈鞑子

TOP

2# dndx2006
阁下何以对合肥移民如此有意见?您对合肥移民知道多少?

TOP

返回列表